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黄怀明与广东必达电器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黄怀明与广东必达电器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四终字第38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怀明,男,1964年6月21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仙洞四街4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必达电器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伦教街道三洲新达工业区3B号。
  法定代表人:刘崇方,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秀丽,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黄怀明因与被上诉人广东必达电器有限公司(以下下简称必达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06)顺法民一初字第005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刘建红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麦嘉潮、钟学彬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黄怀明于2005年4月1日受雇进入必达公司从事管理及法律顾问工作,双方口头约定试用期工资为3000元。试用期满后,双方于2005年6月27日签订一份《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从2005年4月1日至2007年3月31日止,月工资为1500元,工资报酬为月薪制,即包括基本工资、级别工资及绩效工资。合同中约定:合同期内,任何一方违反有关法律法规解除劳动合同,给对方造成经济损失的,赔偿经济损失1000元。2005年8月3日。双方签订一份《终止劳动合同协议书》,协议约定:黄怀明因自身原因不适合在必达公司工作,经双方商议,自2005年8月4日起终止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协议书),双方互不存在经济赔偿,但必达公司仍有权追究双方所签订之黄怀明的违约责任。签订协议后,必达公司向黄怀明发放了7月份工资3193.11元及8月份的工资300元。其后,黄怀明以必达公司解除劳动合同时未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金,且没有支付4月至7月份的加班工资为由,向劳动部门申请仲裁,要求必达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及额外经济补偿金4571.41元,加班工资报酬及补偿金6555。17元。佛山市顺德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05年11月30日作出顺劳仲案字[2005]第885号仲裁裁决,裁决驳回黄怀明的仲裁请求。黄怀明对裁决不服,遂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另查明:根据必达公司制定的《员工手册》第四章第三节第一条规定:上班8:00-12:00;13:30-17:30;全天正常上班时间共计8小时,周六上午为培训时间,周六下午及周日休息。第二条规定:公司根据业务需要及其它情况,征得企业工会同意,随时可以对部份或全体员工进行上下班时间的临时变更和调整。必达公司在黄怀明进入其处工作时,已按排黄怀明对《员工手册》进行培训学习。在2005年4月至7月期间,必达公司安排黄怀明在2005年4月1日(周五)培训,4月2日上午(周六)上班;2005年6月4日、11日、18日、25日上午(均为周六)上班,6月21日、22日(周二、三)旅游;2005年7月23日上午(周六、工作2小时)、7月30日上午上班,黄怀明在7月26日下午、7月29日下午均请事假。黄怀明除在上述周六上午上班外,在2005年4月至7月期间的其余周六均为休息。另外,黄怀明在4月至6月份的工资分别为2897元、2831.20元及1929。26元。
  原审法院认为:黄怀明与必达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因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生产的争议属劳动争议,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劳动争议,当事人可以依法申请调解、仲裁、提起起诉,也可以协商解决。双方所签订的《终止劳动合同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结果,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或者社会公共利益,该协议真实有效,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因双方就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达成协议,协议中所谓的“双方互不存在经济赔偿”应当指任一方均无需向另一方支付任何以金钱为内容的款项,其含义应包括用人单位需向劳动者支付的经济补偿金在内,故黄怀明认为“经济赔偿”与“经济补偿”的含义不同,要求必达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理由不充分,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加班费问题,黄怀明虽对必达公司提供的考勤表有异议,但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故原审法院对必达公司提供的考勤表予以确认。根据必达公司制定的《员工手册》,黄怀明的上班时间为周一至周五(每天8小时),周六上午为培训,周六下午及周日休息,而黄怀明在2005年4月至7月期间,在周六上午上班的共有7天,分别是2005年4月2日、6月4日、6月11日、6月18日、6月25日、7月23日、7月30日,是由于必达公司在当月其他时间安排了培训、旅游及因黄怀明事假等原因,故必达公司对黄怀明工作时间所作的适度调整,该调整行为符合必达公司所制定的《员工手册》中关于公司根据业务需要及其它情况,征得企业工会同意,随时可以对部份或全体员工进行上下班时间的临时变更和调整的规定。而调整后黄怀明当周的工作时间也未超过40小时,也未占用黄怀明休息日的时间,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故黄怀明要求必达公司支付加班费的主张,缺乏理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七条、《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原审判决:驳回黄怀明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0元,由黄怀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