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吴颂春与佛山市南海金履鞋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吴颂春与佛山市南海金履鞋业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四终字第41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颂春,男,汉族,1970年12月19日出生,住湖南省涟源市古塘乡群山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南海金履鞋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旗峰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刘旭,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彭志军,该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姜长君,该司职员。
  上诉人吴颂春因与被上诉人佛山市南海金履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履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06)南民一初字第10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7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吴颂春与金履公司于2003年3月1日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从2003年3月1日至同年12月31日,合同期满后,双方没有继续签订劳动合同,吴颂春仍在金履公司工作,金履公司亦未表示异议。2005年8月31日,吴颂春上班期间打瞌睡,金履公司按《员工守则》规定给予吴颂春处罚20元。同年9月23日,吴颂春领取工资时对金履公司处罚20元有意见,与仓库主管发生争执。金履公司于当日以吴颂春谩骂同事、故意闹事为由对其作出开除处理。同年9月24日,吴颂春离开金履公司没有再回去上班。后吴颂春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06年2月8日作出仲裁裁决,驳回吴颂春的仲裁请求;仲裁费由吴颂春负担。仲裁裁决于同年2月28日送达双方后,吴颂春不服,遂于2006年3月3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另查明,吴颂春对金履公司已向员工公示《员工守则》无异议。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金履公司是否有权解除其与吴颂春的劳动合同。本案中作为用人单位的金履公司制定的《员工守则》,该规章从完善管理的角度出发,明确了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双方的有关权利义务,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的规定。吴颂春对金履公司已向其公示了《员工守则》无异议,故该《员工守则》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吴颂春应当按照该员工守则的要求履行劳动义务。吴颂春作为金履公司的员工,必须遵守劳动纪律及企业的各项规章制度。吴颂春上班打瞌睡的行为属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金履公司扣罚吴颂春20元,没有违反相关法律,且该处罚已得到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处理,应予以确认。《员工守则》第三十一条规定,故意寻衅闹事,打架斗殴的,给予开除厂籍。吴颂春受处罚后不但没有得到警示,反而与金履公司仓库主管发生争执,并谩骂主管人员,按《员工守则》,已达到可以开除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劳动合同期满或者当事人约定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出现,劳动合同即行终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 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吴颂春的行为已经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金履公司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参照适用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用人单位依据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解除劳动合同,可以不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故吴颂春主张金履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1、驳回吴颂春的诉讼请求;2、仲裁处理费500元,由吴颂春负担。案件受理费50元,由吴颂歌春负担。
  上诉人吴颂春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原审判决认定吴颂春“打瞌睡的行为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属认定事实不清,导致适用法律不当。吴颂春打瞌睡是由于为金履公司赶货而加班加点,没有得到适当休息而造成的,瞌睡是一种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补充体力,打瞌睡没有造成金履公司的损失,吴颂春的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必须同时符合两个条件:首先,行为违反劳动纪律;其次,该行为性质属于“严重”程度。金履公司不仅不保证吴颂春等体力工人有足够的休息,反而态度苛刻,将吴颂春打瞌睡认定为“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并且克扣工资、开除吴颂春,已经违反了我国宪法和劳动法保护劳动者休息权利的有关规定。原审判决没有查清以上事实,却认同金履公司苛刻的劳动纪律,认定吴颂春打瞌睡的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实乃认定事实不清,导致适用法律不当。2、原审判决认定吴颂春“与仓库主管争执,严重影响企业的生产秩序“亦属认定事实不清,导致适用法律不当。吴颂春与一个普通人发生争执,也无使用暴力,也无开着广播,而且是吴颂春为了讨回工资在申辩,陈述自己的理由,不可能“严重”影响企业的生产秩序,所以吴颂春与仓库主管争执,并未严重影响企业的生产秩序,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的规定。3、吴颂春系2002年2月5日进入金履公司工作,原审判决认定吴颂春于2003年3月6日入厂与事实不符,裁决书所述的《求职申请表》是金履公司为应付劳动部门的检查要求填写的日期,从双方于2003年3月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可看出其真实性。4、吴颂春进入金履公司三多年从未见过《员工守则》,虽然金履公司把该《员工守则》作为罚扣工资和开除吴颂春的理由,吴颂春一直质疑该未公示的《员工守则》是否合法,而且吴颂春也没有谩骂主管,更不属故意寻衅闹事、打架、斗殴。5、2003年12月31日后金履公司没有与吴颂春续签劳动合同,严重违反了劳动法,侵害了吴颂春的权益。综上所述,既然金履公司行使劳动合同的法定解除权无据,而金履公司又以此为由开除了吴颂春,故提出上诉请求如下:1、撤销原审判决;2、判令金履公司返还吴颂春罚款20元;3、判令金履公司一次性支付吴颂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额外经济补偿金合共8556元;4、判令本案仲裁费500元,由金履公司负担;5、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金履公司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