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罗天华与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罗天华与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一终字第79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罗天华,男,1970年8月2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南雄市雄州镇黄木巷1号。
  委托代理人张驰,男,1971年1月9日出生,汉族,住佛山市禅城区汾江南路158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佛山大道北白燕四街16号之三。
  法定代表人刘永忠。
  委托代理人隋志生,广东通利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罗天华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2006)佛禅法民一初字第6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原告于2004年3月12日进入被告处工作,任营销部经理,双方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05年12月10日,被告以原告多次违反公司管理制度为由,依据“公司员工奖惩条例”辞退原告,原告当日离开公司,双方终止劳动关系。原告在被告处工作期间2005年11月及12月的工资尚未领取。2005年12月27日,原告向佛山市劳动监察大队投诉,要求被告支付工资、提成、经济补偿金等。2006年1月11日,原告提出撤诉,并于1月24日向佛山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1、被告支付工资款88687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22171.75元;2、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32475.75元;3、由被告承担仲裁费用。该委于2006年4月5日作出裁决:1、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2005年9月-10月加班工资、2005年11月-12月工资共3804.6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951.15元;2、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3131。66元;3、驳回原告的其他仲裁请求;4、仲裁费3153元由原告承担1853元,被告承担1300元。
  原审判决认为:原告入职被告处工作,双方虽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原告2005年11月、12月的工资数额及被告是否有拖欠原告工资的行为;二、原告在解除劳动关系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数额;三、原告有无加班的事实;四、原、被告有无年终奖金及业绩提成工资的约定;五、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应当提前30日通知原告,其未通知,应否支付一个月工资;六、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关于原告2005年11月、12月的工资问题。根据被告提供的原告入职以来的工资表,结合被告答辩陈述,即原告11月的工资收入为基本工资1200元、伙食补贴200元、交通补贴300元共1700元,原审法院确认原告11月的工资为1700元,12月工作至10日,其工资应为1700元×10日÷30日=566.67元。被告称其已多次通知原告领取工资,是原告拒绝领取导致至今未领取,而不应支付25%的经济补偿金,但被告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是原告怠于领取所致,因此,应视为被告拖欠原告工资,应支付25%的经济补偿金(1700元+566.67元)×25%=566.67元。而原告所主张的工资数额无事实依据,不予采信。关于解除劳动关系前原告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问题。首先,根据被告提供的工资表上应发工资的数额,原告2004年12月至2005年11月的工资总额为18790元。其次,原告所提供的其工商行个人结算户中分别于2005年9月21日、10月20日、12月7日、12月17日四笔款项的性质问题,经原告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结果,只有12月7日的该笔款项12164.27元为由被告财务职员张艳华开出支票所转入,其余三笔业务凭证显示为现金存入。张艳华是被告财务部的职员,从被告提供的工资表及支出证明单表明,张艳华是参与员工工资发放的职员,虽然支票用途栏上“工资”为原告自己所书写,但被告也未能证明该款是工资以外的用途,结合张艳华亦与被告其他员工有相同的进账单款项往来,该笔款项应认定为被告支付给原告的收入款项,属工资性质。而其他三笔款项从银行的交易凭证看,该三笔款项是以现金形式存入帐户的,从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是否是被告支付给原告的款项。原告认为该三笔款项亦为被告支付给原告的主张,不予采纳。因此,解除劳动关系前原告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应为(18790元+12164.27元)÷12=2579.52元。关于原告是否有加班的事实问题。根据被告公司《员工手册》“七 员工考勤”第二条第8项“加班必须以考勤卡的签名和加班申请为准,没有加班申请的一律不作加班处理。”第9项“部门经理加班由本人填写加班申请表和考勤卡交由行政部经理签名确认,行政部经理由总经理签名确认。”原告主张有加班,但从被告提供的考勤卡上的“加班”栏上并没有相应记载,工资表上亦没相关记载,虽然在考勤卡上,原告离开公司的打卡时间或多或少地有超过下班时间,但从双方申请的证人出庭所作的证言,均证实“原告经常是在公司吃完晚饭后才打卡离开公司的”,对此证言,予以采信。因此,原告迟延打卡离开公司并不当然地证明原告有加班的事实。原告亦未提供其他证据证实其主张,对其主张,不予采纳。关于原、被告之间有无年终奖金及业绩提成工资的约定。原告以其提供的《销售部绩效考核办法》主张与被告有年终奖金及业绩提成工资的约定。但该考核办法第二条规定:“业绩考核的范围是公司经理除外的所有销售业务人员。”原告的职位是营销部经理,负责管理工作,而该考核办法只是适用于销售业务人员,原告作为部门经理不适用该考核办法,且原告提供的证人证言也证实“我(证人)是按该标准计算提成,原告作为我的上司,他的提成如何计算,是否按照该办法,我不清楚。”对此证言,予以采信。原告主张的关于业绩提成工资及年终奖金无事实依据,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对原告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被告的抗辩理由,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问题。被告提供的相关有效证据只能证明原告2005年10月因上班不打卡被罚款150元及旷工半天、2005年9月迟到两次,不论《员工手册》中关于“辞退管理”中的规定是否合法有效,原告的行为也不属于被告提供的员工手册中第九点奖惩条例第13条规定的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范围,也不属于第十点行政从事管理第七条员工离职中第二项规定的公司有权予以辞退并不给予任何补偿的范围。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并不支付经济补偿金,依据不足,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根据原告的月平均工资为2579.52元,工作年限为2年,被告应支付原告的经济补偿金为2579.52元×2=5159.04元。被告解除劳动关系,未提前30日通知原告,应支付一个月工资2579.52元,而原告起诉请求应支付一个月工资2290元,低于2579.52元,是原告对自己权利的处分,予以确认。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劳动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三条、第五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罗天华支付工资2266.67元及拖欠工资经济补偿金566.67元。二、被告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罗天华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5159。04元。三、被告佛山市粤开冷气机电工程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罗天华支付未提前30日通知解除劳动关系的一个月工资2290元。四、仲裁费3153元,由原告承担1853元,被告承担1300元。仲裁费原告已全额预交,被告应承担的仲裁费在履行上述判项确定的给付义务时一并退付给原告。五、驳回原告罗天华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