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法律案例 > 民法案例
  2. / 正文

佛山市广亚电力电器总公司与陈伟彬劳动合同纠纷案

佛山市广亚电力电器总公司与陈伟彬劳动合同纠纷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四终字第33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佛山市广亚电力电器总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建新路94号。
  法定代表人:梁汉光,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杜月禅,女,汉族,1965年10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城门三街8号502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伟彬,男,1948年9月1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惠景城惠景三街9号604房。
  委托代理人:蔡虹,广东商融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佛山市广亚电力电器总公司(以下简称广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伟彬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2006)佛禅法民一初字第5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查明:陈伟彬1968年8月参加工作,1994年7月商调到佛山市石湾恒通液压气动工程公司(以下简称恒通公司)。1996年3月,陈伟彬填写了一份《工人商调登记表》,要求调入的单位为佛山市职工事务所(以下简称职工事务所),调动理由为“工作需要”,调出单位及其主管单位和当时的石湾区劳动主管部门均表示“同意调动”,调入单位职工事务所及其主管单位佛山市劳动服务公司也表示“同意调入挂靠”,佛山市劳动局主管部门计划调配科也在调入单位的备注栏批注了“同意调动,转为合同工。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同年3月29日,陈伟彬持《佛山市工人调(流)动介绍信》及《佛山市工资基金指标增减证》到佛山市职工事务所报到,双方签订了《档案关系挂靠合同书》,合同书的主要内容为:“一、甲方(职工事务所)同意乙方(陈伟彬)个人档案关系挂靠甲方(但不属单位在编人员),并同意乙方接受 单位的聘用”;“四、挂靠期间,甲方保留乙方档案标准工资级别和挂靠前的连续工龄。如遇国家规定的工资调整和职称评定晋升时,由甲方负责给予办理有关手续并归档”;“五、挂靠期间,乙方的工资、福利、劳保”等“由乙方与聘用单位协商解决”;“九、乙方接收单位落实后,甲方负责办理其行政关系的接转手续。自乙方与甲方解除合同之日起,乙方超过一年尚未落实接收单位者,作自动离职处理,由甲方出具离职证明书给其本人办理待业登记,申领《待业人员就业证》”;“十二、挂靠期间,由甲方出具证明,乙方自行到市社会保险事业局办理各项劳动保险投保手续,所需费用由聘用单位负责(没有聘用单位或聘用单位不承担者,则由乙方自行负责交纳)”。合同书签订4个月后,1996年7月陈伟彬进入广亚公司工作。1997年5月,陈伟彬因要与广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而于同年5月30日领取了失业证,后双方签订了期限自1997年4月1日起至2002年3月31日止的劳动合同。1997年9月1日,广亚公司为陈伟彬办理了《佛山市工资基金指标增减证》,增减原因为“调入评定”,工资级别为9级。陈伟彬与广亚公司的劳动合同期满后,双方续签了劳动合同,期限至2006年3月31日止。2005年5月,广亚公司因转制而解除与陈伟彬的劳动关系,并按陈伟彬连续工龄9年一次性支付经济补偿金17788.14元(每年按1976.46元计算)给陈伟彬。陈伟彬对此异议,认为其是通过商调调入广亚公司工作的,此前在其他单位的工作年限应当计算入内。为此,陈伟彬于2006年1月19日向佛山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广亚公司按38年连续工龄支付经济补偿金75105。48元,仲裁委审理后认为,陈伟彬进入广亚公司时没有办理相关的调动手续,其请求依据不足,予以驳回。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陈伟彬是否属于“经组织调动”进入广亚公司工作的。由于国家对国有企业实行改制措施,原有的用工人事制度发生变化,企业存在着对企业富余职工的重新安置问题,职工事务所的作用就在于将这些企业的富余人员的劳动档案暂时挂靠在该事务所内,使得这些职工的连续工龄不至于中断,待职工找到新的接收单位后,再将其工作关系转到新的工作单位。所以,陈伟彬持调动介绍信及工资基金指标增减证将个人关系挂靠职工事务所,是属于通过正常的组织调动手续挂靠进入职工事务所的。根据陈伟彬调入职工事务所时所签订的《档案关系挂靠合同书》约定,虽然陈伟彬调入职工事务所不属于其在编人员,不享受其工资、福利等待遇,但职工事务所仍然有权对陈伟彬进行管理,并根据国家的规定,在工资调整和职称评定晋升,负责给予办理有关手续,在陈伟彬找到接收单位后,职工事务所则负责办理相关的行政关系接转手续。也即是,陈伟彬在职工事务所的情形是属于从原单位调入新单位时的一个过渡行为,是与当时的政策相符的。故此,可以认定陈伟彬从职工事务所进入广亚公司工作是属于“经组织调动”的行为,广亚公司所提供的陈伟彬调入工作时的《佛山市工资基金指标增减证》也证明了这个事实。综上所述,陈伟彬进入广亚公司工作属于经组织调动性质,其在调入之前的工作单位的工作年限应视为其在广亚公司的“本单位的工作年限”。在广亚公司解除与陈伟彬的劳动合同关系而原单位没有支付陈伟彬经济补偿金的情况下,广亚公司应当向陈伟彬支付相应年限的经济补偿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八条、《广东省劳动合同管理规定》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广亚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向陈伟彬支付经济补偿金75105.48元(1976。46元/年×38年)。案件受理费50元,由广亚公司负担。